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玻璃产业 > 行业资讯 > 正文

曹德旺美国投资:国外的水很深盲目走出去有去无回

发布日期:2018/1/22 11:38:40 浏览:1383

来源时间为:2017-07-27

从1995年尝试国际化到2014年在美国大规模投资建厂,福耀玻璃为全球化准备了19年。即便这样,它的美国工厂仍然屡遭挑战,正在热议赴美投资的中国企业家从中可以学到什么?《财经》记者马雪梅/文马克/编辑

从1995年尝试国际化到2014年在美国大规模投资建厂,福耀玻璃为全球化准备了19年。即便这样,它的美国工厂仍然屡遭挑战,正在热议赴美投资的中国企业家从中可以学到什么?

福耀玻璃-曹德旺

2016年10月,福耀玻璃在美国俄亥俄州投资10亿美元的工厂竣工投产。图/Reuters

《财经》记者马雪梅/文马克/编辑

福耀玻璃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这两年的言论有些相左。他一方面通过算成本账表示“在美国办工厂比在中国利润高”,另一方面遭行政罚款、遇工会阻挠等问题让他感叹“(对于美国工厂)有时候我会沮丧得快要昏过去”。

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660.SH,下称福耀玻璃)从1995年开始在美国投资,直至2014年才选择设厂——2014年,福耀玻璃决定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俄亥俄州莫瑞恩(Moraine)市成立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单体工厂;2016年10月,该工厂竣工投产。

根据财报,2016年福耀玻璃美国有限公司的净利润为-4161.05万美元,2017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1044.10万美元。曹德旺之前设定的目标是2017年在美国市场挣到2亿美元。

多位拥有全球化经验的受访人士表示,企业出海的显性成本容易看清,但隐性成本就像海面下的冰山。

2017年11月,莫瑞恩工厂员工以868票反对、444票赞成否决了成立工会的动议。曹德旺曾表示一旦工厂成立工会,客户就会以不能保证正常供货为由撤销订单。

2016年11月,联邦职业安全与卫生署(OccupationalSafetyandHealthAdministration,下称OSHA)对福耀玻璃莫瑞恩工厂缺乏完善的电源锁定防护装置等违规行为处以22.5万美元罚款。2017年3月,双方达成协议将罚款金额减至10万美元。

尽管危机暂时缓解,但福耀玻璃依然在美国面对着生产效率低、招工难、文化冲突等一系列挑战。

特朗普大降税后,中国企业家赴美投资热情高涨,福耀玻璃在美国的经历正是镜鉴。

看得见的优惠

在曹德旺的成本账中,美国的天然气价格是中国的五分之一,汽油、电的价格是中国的一半……中国除了人工便宜,其他都比美国贵,尤其是税收成本。他说:“在美国投资100万,企业可以赚60万,而在中国只能拿到42万,税是58万。”

根据2017年半年度报告,福耀玻璃应交税种包括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应交土地使用税和应交房产税。大陆地区的30个企业纳税主体中,有3个按25%缴纳所得税,其余大都因享受高新企业优惠政策而按15%缴纳。美国地区的6个企业纳税主体中,只有福耀北美玻璃工业有限公司按38.21%缴纳所得税,其他因报告期内亏损或存在可抵扣亏损而无需缴纳。

虽然美国的所得税率看上去比中国高,但中国企业实际承担的税负却高于美国企业,这与两国税收制度的差异有关。

美国是以直接税为主体的国家,税收主要来自个人;中国则以间接税为主,税收主要来自企业。在美国,企业只需缴纳所得税;而在中国,企业需缴纳所得税、增值税、房产税等多个税种。

从2012年-2016年,福耀玻璃的应交税费从1.30亿元增长至5.58亿元,增长比例为329.23%;同一期间福耀玻璃的营业收入从102.47亿元增长至166.21亿元,增长比例为62.20%。

美国康宁公司(NYSE:GLW)是材料科学领域的全球领先企业,主要生产、销售特殊玻璃和陶瓷材料。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曾比较过福耀玻璃和康宁公司的税负情况。2015年,福耀玻璃的综合税率是18.72%,康宁公司是11.49%。

从2014年-2016年,福耀玻璃的增值税从4324.19万元增长至9438.90万元,增长比例为118.28%。

既多又杂的各项费用,是中国企业的另一个头痛之处。根据Wind资讯,2016年中国非税收入占全国公共财政收入的比例是18.29%。

长江商学院战略学教授、欧洲市场副院长滕斌圣对《财经》记者表示,除了税收、费用,企业的高成本还包括隐形交易成本,从走程序盖章到与各方机构搞好关系,其中的成本不可小觑。

对于美国市场,曹德旺看到了要素成本低廉,税收负担小以及交易透明,但更看重的还是美国招商引资的优惠力度。

2016年10月《中国财经报道》在福耀玻璃莫瑞恩工厂进行了实地采访。根据时任福耀美国公司执行董事王俊铭的介绍,莫瑞恩工厂每招收一个美国工人,就会得到一定的税收补贴,当时已经招到的2000多员工最起码会得到3000万美元补贴;此外,2016年还拿到了70万美元的培训补贴。他说:“即使是为工厂换节能灯,当地政府也会给补贴。”

曹德旺也曾多次公开表示,莫瑞恩工厂18万平方米的建设费用大概是4000万美元,得到的政府补贴就超过了这一金额。

2014年,福耀玻璃不仅决定建立莫瑞恩工厂,而且还收购了美国PPG工业公司(NYSE:PPG)的锡安山(Mt.Zion)工厂。锡安山工厂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主要生产汽车玻璃的原材料浮法玻璃。

PPG工业公司之所以放弃锡安山工厂,主要原因是搞不定工会。福耀玻璃接手后,不仅保留了工会,而且还答应了每小时加薪2美元、为员工交五险和401K(养老保险)以及每年工资递增1.2%的要求。

当时,曹德旺对美国市场满怀期许。他对锡安山工厂的工会成员说:“我的要求很低,中国工人能做到的,你们也做到。”然而,这个要求美国工人至今很难做到。

想不到的烦恼

作为与日本旭硝子、法国圣戈班比肩的世界级汽车玻璃企业,福耀玻璃在美国投资建厂的出发点是市场而非成本。

如今,福耀玻璃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70%左右,进军海外市场是必选项。在曹德旺看来,作为全球一流汽车企业的供应商,“它在哪里建厂我必须在哪里建厂”,福耀玻璃需要提升全球供应链能力。2016年,福耀玻璃海外市场收入在营业收入中所占的比例是33.79%。

“车轮上的国家”美国,是福耀最重要的海外市场。早在2011年,福耀玻璃就与通用汽车(NYSE:GM)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协议规定福耀玻璃是通用汽车的第一大供应商,但前提是必须2016年在美国建厂,以保证稳定供货。

福耀玻璃最终选择在俄亥俄州莫瑞恩市,将通用汽车于2008年废弃的制造厂重建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单体工厂。曹德旺对厂址选择的解释是:“那个地方在75号公路旁边,80%汽车厂在那条线。”事实上,这是一个需要魄力的选择。

俄亥俄州是汽车工会强势地区,通用汽车、福特汽车(NYSE:F)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NYSE:FCAU)三大巨头就曾因无法忍受工会“折磨”而将生产线外迁。亚洲汽车企业如丰田、日产、现代等为了规避这一风险,选择在美国南部设厂。

美国按照行业原则组织工会,工会的主要职能是为地方、企业基层员工提供集体谈判服务以及游说议员参与立法。工会是营利性组织,以全美汽车工人联合工会(UnitedAutomobileWorkers,下称UAW)为例,除了向工人收取会费外,收入来源还包括联合培训、房地产、基金投资等。近年来,美国工会背负高层腐败、不全力为工人阶级争取利益、与资方和政府勾结等争议。

曹德旺对汽车工会也有所忌惮,他曾主动向同样在俄亥俄州设厂的本田汽车(NYSE:HMC)请教,“本田汽车那个厂没有工会,它给我们一张纸,说只要做到上面那几点,就没有问题。”这张纸的主要内容是环保、工作环境、员工的薪酬福利等与当地接轨。然而,问题还是很快就来了。

2016年6月,工人投诉福耀玻璃未能保证安全生产,并主动向UAW求助;2016年11月,UAW宣布支持工人安全生产权利,随后联邦职业安全与卫生署(OSHA)对福耀玻璃处以22.5万美元罚款;2017年4月,在UAW的支持下,工人在当地市政厅举行集会,对福耀玻璃表示抗议;2017年5月,UAW要求民众联署请愿,希望劳方和资方进行联合谈判。

对此,曹德旺表示:“如果客户(因为工会原因)撤销订单,我做什么,我不是要关闭工厂吗?!”2017年11月,福耀玻璃通过各种努力阻止了成立工会的动议。

UAW网站上有员工对福耀玻璃安全隐患的详细叙述。例如,一位名叫吉姆·马丁的员工从2015年2月开始在福耀玻璃工作,他表示由于生产过程中接触化学品而时常感到头晕、恶心,3月-6月他和同事不断向主管提出佩戴面具和查看安全数据表的请求,但得到的回复都是“没必要”。

滕斌圣认为,福耀玻璃作为领先的全球企业,对保障员工安全必定有着系统规范,UAW的表述也会存在一定程度夸张,但必须承认的是,中国蓝领工人与美国蓝领工人对待工作环境的要求不一样,平等、维权的意识也不一样。

2017年6月,央视曾针对福耀玻璃罚款一事采访OSHA前主管戴维·迈克尔斯。戴维表示:“20万美元罚款是一个很大的数字,现在只有很少的企业被OSHA开出这么大金额的罚单。一个新工厂成立的时候,居然没有安全管理体系,这令人震惊。”

正略钧策国际化咨询首席合伙人、前柳工国际事业部总经理黄兆华在欧洲、拉美、北美地区拥有多年工作经验。他告诉《财经》记者,福耀玻璃遇到的事情“很正常”,因为美国工厂是中国人设计的,中美两国之间的安全规范本身就存在区别,“哪怕将两国之间的度量单位进行换算,就足够折腾了”。

王俊铭也曾提到这一点。他说:“无论是土建供应商还是电气安装类的,我们国内设计的图纸有些不是很准确,国内可以现场改,但美国不行,必须要重新换一张图纸。”

曹德旺最头疼的是美国企业的效益,而效益的关键在于团队稳定和员工管理。

人力成本差距不仅体现在美国白领工人的工资是中国的两倍多、美国蓝领工人的工资是中国的八倍,还表现在劳动力质量。从20世纪70年代的“去工业化”到如今的“再工业化”,美国制造业劳动力出现了断层:一方面招工难,另一方面招到的也多是年龄较大的人,技术水平也较差。

对此,曹德旺感叹:“很难找到50岁以下的工人。”

虽然莫瑞恩工厂是福耀玻璃设备最好、自动化程度最高的工厂,但是也会存在问题。福耀集团产品技术总监蒋炳铭就表示:“国内很多生产线都是断开的,美国工厂由于自动化程度高,生产线都是连着的。当你在一个地方进行调试的时候,整条线全部停掉,都在等待这个调试。”目前,为了尽快提升效益,莫瑞恩工厂在“上手段”,也就是派中国工人到美国工厂手把手地教当地工人。

虽然美国是世界头号技术创新大国,但是福耀玻璃在亲身实践后

[1] [2]  下一页

最新行业资讯
推荐:浙江 能源 品名 泰州 广告 服装 黑龙江 廊坊 票务 汽车 行政代码 郑州 婚介 海运物流 西餐 长沙婚庆 四川 思茅 丽水 写字楼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